孩提时与音乐结缘

  与音乐结缘还得从张胜华小时候说起。

  “以前,我们村经常有河南的说书先生来演艺,一来二去,我就对弦乐有了浓厚的兴趣。”张胜华说,他第一次听河南坠胡,就被那位师傅弹拉的坠胡吸引住了——几根像青丝一样的东西,被师傅手指一拔一按,竟能奏出哀婉悠扬、荡人心魄的曲子。孩提时代的张胜华对此一见钟情,从此与胡琴、弦乐结下了割舍不断的情缘。

  6岁的时候,张胜华在家里坐上小板凳,学着坠胡师傅的模样,左腿搭右腿,手拿两根筷子,一根作琴杆,一根作弓子,摇头晃脑地“拉”起来。这些小小的举动被母亲看在了眼里。说来也巧,张胜华的姨夫是一位业余音乐爱好者,他有一把闲置的有点问题的二胡。母亲讨要回来那把二胡,张胜华喜出望外如获至宝,一家人用了整整一个下午,硬是把个破二胡修补得有模有样。

  “当时也不懂曲谱,就是凭着感觉拉,还能拉出个调调……”张胜华笑着说。看着电视剧里的主题曲,他哼上几遍就能把曲子用二胡拉出来,虽然拉的节奏不准,有时候还老跑调,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对二胡的热爱。有时放学后,他就跑到村里的理事班子找拉二胡的师傅请教,用不了几天,一首曲子就能拉得像模像样。“这娃有天赋。”村里人都这么说,“二胡拉得不赖。”

 

背着二胡去打工

703868.jpg

  “我能接触到正规的乐理,还得感谢当年村里的理事班子。”张胜华感激地说。

  原来,村里理事班子的一位领班师傅见张胜华有音乐天赋,就建议他接受一些正规的乐理学习。后经人介绍,张胜华到了翼城县职业中学上学。在职中,他长进很快。由于他特别勤奋,又肯往音乐里钻,老师也常常给他开小灶,引导指正。

  1994年,张胜华职中毕业后考上临汾艺校,正准备到艺校报到的时候,母亲突然患病住进了医院。他含着泪,把刚刚凑足的学费悄悄塞进父亲口袋……张胜华又辗转到浮山、运城、太原、南京等地打零工。无论去哪里工作,他都会背上二胡,坚守着自己的音乐梦想。一有空闲,他就拿出心爱的二胡,跑到僻静地方,一个人弹唱,自娱自乐,如痴如醉。此后,他走到哪里,哪里就会飘出优美动人的乐曲。

 

排队修乐器时看到商机

  他在浮山铁厂上班期间,遇到运城的临猗眉户剧团来厂演出,他经过再三斟酌考虑,终于放弃铁厂的工作,拿起心爱的二胡,加入了剧团。“其实在剧团里的工资远不如铁厂的多,但是为了梦想,就下了决心,我觉得要是不从事一次自己喜欢的工作,会给我的人生留下很大的遗憾……”张胜华笑道。

  就是在剧团工作的时候,张胜华认识了做板胡的贺纪元师傅。剧团演奏的乐器坏了,他就找维修乐器的贺师傅去修。贺师傅修理乐器的时候,他就站在旁边认真仔细地观察揣摩,遇到弄不清楚的就虚心请教。

  有一天,剧团的板胡又出问题了,他和往常一样去找贺师傅修理。那天,贺师傅店里有好几个客户在排队,这让张胜华等了好长时间,同时他也看到了商机:我何不试着开一家乐器制作与维修的工作室呢?说干就干,张胜华回到家里跟父母商量,父亲立刻把院子里几间房子改建一下用作制作车间,再把西房腾出来作为工作室,专放二胡成品和半成品。2016年,他投资7万多元,购买了二胡制作设备,对部分设备进行了改造,他的乐器作坊就这样诞生了,专门制作二胡、板胡等弦乐器。

 

梦想制出“乾坤希音”

703866.jpg

  “乾坤希音”是传说中最顶尖的二胡。懂乐器的都知道,一件好的乐器,必须有好的材质和技艺高超的工匠才能被创造出来。“二胡制作是个细活儿,从原料到成品要一百多道工序,每一道工序都非常讲究,选材、取料、泡、烤……一些上好的料,有的经高温烘烤,出现不同程度变形,就可惜了……”张胜华在院子里一边组装一把刚做成的二胡,一边和记者聊了起来。

  他指着自己手中的琴轴,耐心地告诉记者:“千万不要小看这么个小部件,也不要只认为就是调调音……现在市场上卖的好多都是机械轴,调弦快,音准也好,但制作质量没有保证,经常出现松动,导致跑弦走音;咱做乐器,纯手工打造,全用优质木材,具有一定的抗拉性,调音后比较稳定,不易跑弦;还有弓毛,全是优质白马尾,尽管尼龙丝、黑马尾涂上松香都能擦弦发声,但发出的声音噪而杂,白马尾表面的毛鳞片均匀而边缘锋利,更有利于对琴弦的摩擦,发出的声音甜而润……”

  那销售和市场前景怎么样?面对记者的提问,张胜华信心满满地说,刚开了一年多,他制作的乐器已经卖出了几十把……下一步,他要拓宽业务范围,加工制作儿童乐器,他还想做一批十二生肖头二胡。为方便携带,他有一个大胆设想,要把琴杆改做成折叠式……他还有一个大梦想——用自己的毕生精力,制作出梦寐以求的“乾坤希音”。

 

记者 刘江)

 

 

 

 

 



本期责编

 

mxy

尚玉娟

  从TA们不同的人生中感受大爱、收获感动,等你们来扫我,共同传递正能量。

ewm

扫码加关注,聊聊亚博人~~~